首页 男生 武侠修真 蜜爱娇妻:闪婚老公,晚上好

第752章 陆祁晨,你喜欢我吗

  (笔趣吧 www.biquba.net)

   第752章 陆祁晨,你喜欢我吗

  江牧野避过对面安小小带了探寻和疑惑的目光,低了头简单一句“好久不弹我都忘了,也是随便弹的。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这样啊。”虽然心里头有些疑惑,但安小小也没有多想“走吧,我带你去吃饭。”

  “好。”江牧野起了身,跟在安小小身后,保持着两步的距离。

  他怕跟的太近会忍不住想要揽住她,就像曾经在梦中梦到过的一样。

  ……

  一连四天,陆祁晨锦园的家里都是高朋满座的状态。

  鉴于李清医生的建议,他倒是循规蹈矩的卧床修养,但基本上吃过早饭以后,家里就开始陆陆续续的来人了。

  有陆氏集团过来开会的中高层们,有过来探病兼谈合作的商业伙伴们……

  林林总总,络绎不绝,基本上每天都能持续到晚饭时间,甚至还有脸皮厚的要蹭顿晚饭才会离开。

  而晚八点以后是李清医生的问诊时间。

  所以前几天阮宁的工作就是光荣的劳动。

  锦园只留了一个厨师和一个司机,两个人只负责厨房部分的工作,其他的洒扫都一股脑的交给了阮宁。

  看锦园的清洁程度,阮宁确信这里之前是有佣人的,起码在她来之前是有的!

  所以!

  陆祁晨故意要折磨她!

  为啥?

  阮宁总结了几条。

  首先她坚决要分手的态度,颠覆了她素来言听计从的形象,陆祁晨不接受这样的事实,也不接受被分手的状态,所以坚决讨回自己作为男人的尊严,与此同时希望两人继续保持合约情侣的关系,他好继续追求安小小。

  其次,他可能真的对她产生了那么一点点的兴趣,想要留她在身边,不管是通过协议的方式还是这样没道德的方式。

  最后,可能如他每晚上发的消息一样,他爱上了她。

  就连阿茜都是这么分析的“阮宁宝宝,我怎么感觉陆总爱上你了呢?不然干嘛费尽心力留你在身边?不就是为了多看你一眼?”

  如果是从前的阮宁,这点美好的认知足以让她跑到他面前去表白,然后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可是现在,阮宁已经不care陆祁晨爱不爱她了,她care的是盛锦瑟那个角色应该怎么塑造?

  她应该怎么通过这个角色从十八线的小透明逆袭成尽人皆知的大明星!

  对,她就是怎么俗,就是想拿一个最佳女主角来证明自己的实力。

  盛锦瑟不行,她还有王锦瑟,刘锦瑟,她有那么多资源,总有一个会大爆!

  阮宁就是这么想的。

  于是,她保持着宁死不屈的尽头,对抗着他每天晚上发来的晚安消息“我爱你。”

  第一天还没想明白的她回复“你神经病啊!”

  第二天依旧没想明白的她回复“蛇精病啊!”

  第三天还是没想明白的她回复“有病啊!”

  第四天已经想明白的她回复“已阅。”

  现在是第五天的晚上2230分。

  阮宁看一眼时间,去厨房热了一杯奶,折返楼上端去陆祁晨的房间。

  喝过牛奶他就该休息了,往常几天都是这样的,今天到访的客人也不少,大概也是一样的流程吧。

  这样想着阮宁敲了下门顿了三秒之后径直推门进去,大床上没有人,客厅的小沙发上没有人。

  “陆少?”

  阮宁把牛奶放到床头柜上,走开几步去找,小书房没有人,阳台上也没有人……

  “陆祁晨!”

  阮宁大着嗓门喊了一声,还是没有回应。

  现在只剩下最后两个地方……卫生间和洗澡间。

  这间卧室的卫生间和洗澡间是连着的,所以,阮宁靠到卫生间的门口,抬手敲了敲门“陆少!”

  还是没有回应。

  她侧耳听了听,没有水声也没有人声。

  眉头一皱,阮宁突然想起来李清医生叮嘱的,他的身体还很虚弱,不要让他一个人出门,也不要让他一个人洗澡!

  靠!该不会晕倒了吧?

  顾不上太多,阮宁伸手推开了卫生间的门,大踏步走了进去,磨砂面的洗澡间关着门,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陆少?”阮宁又喊了一声,依旧毫无动静。

  她真的有些急了,推开磨砂门冲了进去,眼前的淋浴下无人,但左手边隐约传出点动静。

  阮宁的目光转过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大号的白色圆形浴缸,而陆祁晨此刻正安静的躺在浴缸里,只露出一个闭着眼睛的脑袋……

  这样的画面就问你害不害怕?

  尤其陆祁晨的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惨白惨白的。

  阮宁一瞬间腿都软了,她扑过去拍打陆祁晨的脸“陆少,你醒醒,陆少!”

  啪啪的动静加上脸部传来的灼热感唤醒了沉睡的陆祁晨,他睁开了眼睛适应了好一会才认清了事实。

  眼前的女人一张巴掌大的肃静小脸上满是泪痕,晶亮的眸子里汩汩而出的也是眼泪……

  “阮宁?”陆祁晨皱了眉“怎么了?”

  阮宁一愣,待确认了眼前男人睡眼惺忪的模样,蓦地怒了“陆祁晨,有意思吗?”

  她猛地起身后退,脚下一滑重心不稳,整个人趔趄着倒向浴缸里,陆祁晨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她。

  等阮宁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扑在了陆祁晨的身上,两人的脸隔着两公分的距离,呼吸间的气息纠缠交织。

  阮宁能清晰的看到陆祁晨脸上闪过一抹纠结的痛苦表情,而陆祁晨也清晰的看到了阮宁眸子里的惊慌失措和一抹心疼。

  “我是不是又碰到你的伤口了?”

  她挣扎着起身又被陆祁晨一把拽到怀里哑着嗓子低声问“心疼我?”

  看着眼前男人一张温润帅气的脸上一抹血色也无,阮宁伸手去摸他的头片刻大惊失色“你发烧了!”

  陆祁晨紧紧搂着她的胳膊阻止她起身,一边固执的问“你不是喜欢我吗?”

  看他一副得不到答案誓不罢休的样子,阮宁答“是。”

  陆祁晨勾唇“那不分手好不好?”

  阮宁勾唇笑的无奈“抱歉不可以,挡箭牌当的我遍体鳞伤,我没兴趣继续了。”

  “不做挡箭牌。”陆祁晨眸光灼灼“就做我陆祁晨的女朋友,独一无二的那种。”

  阮宁默默的看了他一眼,从他真挚的眸光间瞧出十足的诚意,她微微挑眉“陆祁晨,你喜欢我吗?”

  “不得不承认,是的。”陆祁晨唇角浅勾,眸光深沉“我也是最近才发现,所以,不分手好不好?”

  “不好。”阮宁答得果断“关于这件事你发现的太晚了,我现在已经没兴趣做你女朋友了。”

  “你明明喜欢我的。”陆祁晨伸手在她脑袋上揉了揉“而我也喜欢你,两情相悦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他略带了几分沙哑的嗓音极度温柔,缱绻的眼神里满满都是蛊惑,四目相对,阮宁差一点就点了头,不过到最后理智战胜了情感。

  “你先松开我。”阮宁低声一句。

  陆祁晨默了片刻松开,阮宁忙从浴缸里爬出来,低头俯视陆祁晨,浅浅哼了一声“陆祁晨,如果真的喜欢我那就从现在开始追我吧,追的上是你的福气,追不上我祝你节哀。”

  看她一派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昂扬气场,陆祁晨无声的笑了“好。”

  阮宁皱眉“还有,现在立刻马上给我从浴缸里滚出来!我去找医生!你发烧了!想追我起码先养好身体!”

  随后阮宁转身离开了浴室,速度飞快。

  路过仪容镜的时候,她不经意的往里瞥了一眼,恰好看到自己那一张写着春风得意的大红脸。

  她真的不能再浴室待下去了,她怕自己控制不住把陆祁晨摁在浴缸里吻个地老天荒。

  觊觎许久的男人终于说了喜欢她,真心喜欢的那种,他温柔的眼神骗不了人,是真爱没错。

  阮宁拍着自己的脸告诉自己要冷静,一边确实十分冷静的去找了在一楼客卧休息的医护人员。

  今天留守的小护士量过陆祁晨的体温之后吓了一跳,当即给李清医生打了电话。

  彼时李清正在机场等着接安特,听过详情情况之后让小护士先帮陆祁晨处理伤口,然后打一针退烧,她马上赶过来。

  挂了电话,李清便看到安特正推着行李出来,在看到她的一瞬间,脸上的疲惫一扫而光,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来。

  “你怎么来了?特意来接我的吗?”

  李清提前并没有告诉安特过来接机,所以安特的惊喜肉眼可见。

  李清笑了笑“怎么,不欢迎啊?”

  “欢迎欢迎。”安特伸手接过她的包包挂到自己的行李箱上一边念叨“热烈欢迎!”

  李清笑。

  两人并肩往外走,彼此之间都没说什么,但那种自然而然流淌出来的合拍和舒适却让周围的人养了眼。

  李清的车就停在广场停车场,两人朝着车子走过去,安特开口道“时间刚好合适,我们去吃个宵夜吧。”

  “估计要明天了。”李清解释一句“陆少发烧了,我得过去一趟,正好送你回家,顺路。”

  安特的神情失落一瞬道“这样吧,我开车跟你一块去,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开车我可不放心。”

  “没关系的。”李清满不在乎道“以前急诊都是我自己开车去医院。”

  “以前没我。”安特随口一句就是情深满满,末了还揉了揉李清头顶的碎发“乖。”

   【笔趣吧 www.biquba.net】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